坚定信念做实业 持续培育新动能
发言人:吴健民


 

  2019年终于过去了。作为一个20年前从烟台开发区创业起步的民营企业家,我与大家一样面临着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国内经济下行的压力,这一年过得都不容易。新的一年怎么看、怎么办,我有一些思考,与大家交流。

  一、市场是资源配置的决定性力量,政府也要发挥重要作用。经济学家们一直在争论有形与无形的手到底哪个更利于经济发展,无形之手无疑是市场配置的决定性力量,但有形之手在关键时期发挥重要作用。凯恩斯在《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中提出:在经济下行时,政府有责任采取直接措施增加社会总支出。比如:舒朗之所以能平安度过2019年,与获得了山东省新动能基金的支持和烟台市的金桥工程是分不开的,没有新动能基金及时注入,企业流动性就会极度紧张;没有金桥工程,还没等银行续贷批下来资金链就断了。但这不是说我们可以躺在政府的温床里,前提是必须有好的产品、有市场竞争力。

  二、企业是市场的主体。市场经济的基石是契约、信用与产权保护。企业是创造社会财富的组织,企业家是经济活动的主体。实际情况是,有的地方和部门为了完成自己的任务,让企业做这做那,一言不合就念紧箍咒。产权保护不是一句空话,尊重企业、尊重企业家,还应当成为自觉。

  三、信息公开。信息公开是市场透明度的基础,是企业作决策的前提。互联网打破了信息壁垒,放管服改革提高了政府效能。信息公开不是一发了之,也不是开几个会发发文件就算了,而应利用各种形式广而告之,对一些重要文件、法律法规进行精准解读。

  四、竞争中性原则。政府对各类企业都应一视同仁,不能因为规模、所有制、新与旧而厚此薄彼、爱大嫌小,不应出现一些金融机构在贷款上的歧视行为,这样社会资源的高效公平配置才能实现。儿子是后代,女儿也是后代!

  五、品牌是核心竞争力。2019年企业各项经营成本上升较快,一般来说国内品牌服装企业销售成本占销售收入14%左右,销售人员工资每上升10%,会影响利润1个百分点;工人工资占到生产成本的50%,工资每上升10%,会影响利润5个百分点左右,品牌服装企业还可以把上涨成本消化在终端销售中。而在一般加工企业中,中游服装生产有OBM、ODM、OEM三种模式,毛利率依次降低,在外贸订单下滑及内需不足时,其转化成本压力的能力非常有限。从全国来看,消费品品牌商利润远高于加工生产商,大约在40%-50%,而服装制造商的毛利率仅在15%左右,纺织服装产业链越靠下游毛利率越高。这就是为什么中小服装加工企业纷纷倒闭而品牌公司还能渡过难关的主要原因。

  六、继续减税降费。去年全国减税降费超2万亿元,但为什么有些企业获得感不强呢?主要是民企多集中在产业链中下游,基本不具备上游企业的税收转嫁能力,尤其是在以间接税为主的税收结构下,民企税负还有痛感。税费和用工、用地、用能、物流等成本,这些都不是企业能左右,需要各级政府部门支持。

  七、专业专注,日久则事功。这些年有些企业专注主业,精耕细作,稳健前行;相反,有些企业被热门产业吸引进行多元化经营、分散力量,被拖下水的情况屡见不鲜。一般来说,在熟悉的行业,即便经济形势不好,也能作出预判提前刹车;而在不熟悉的行业,部分企业家由于过往的成功经历,过度自信甚至自负,面对风险点难以应对,把原来的主业也拖垮了。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自己人,反复强调“三个没有变”“两个毫不动摇”。省委、省政府出台一系列“能感知、有温度、见效果”的政策。刘家义书记指出,要用民营企业家的“笑容”作为政策评价的标准;龚正省长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强调,尊重、激励、保护、服务、关爱、培养企业家。这都给我们带来了无穷的信心和勇气。作为一名老革命的后代、一名受党教育多年的共产党员、一名在山东成长起来的企业家,我一定牢记总书记嘱托,坚定信念做实业,持续培育新动能,头拱地、向前冲,靠创新、靠实干扛过寒冬,迎来更美春天!

Copyright (C) 2014 山东省政协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366*768分辨率 IE6.0以上浏览器浏览
地址:济南市泉城路73号 邮编:250011 sdzxwgzx@163.com
鲁ICP备05038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