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基层农技人员的酸与甜
发言人:张茂玲


 

  我来自果业大县蒙阴,1988年从山农大果树专业毕业后,从事果树技术推广32年。回顾这30多年来我走过的路,既有无奈的酸,更有结出硕果的甜。

  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许多农民还不识字,对新知识接受能力低。每次举办学习班,农民听得心里热乎乎,但多数是这个耳朵进那个耳朵出,担心我种出桃子卖给谁啊,还不扔地里了?总归有头脑活络的人跟着学,我们就帮助提供优良品种苗木、技术指导,他们成功了,成为带头户。我们就反复地做示范,组织农民观摩,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形成了家家户户种果树的局面。十年前,我们蒙阴多为品种单一的红桃,价格忽高忽低。县里决定引进黄桃新品种。当我们让果农把处于盛果期的红桃砍掉,改种黄桃时,有的果农恨不能把我们推沟里。好在3年后坐果,每斤卖价比红桃高出6倍多。可见,一项农业新品种新技术,往往能够带来一个农产品从无到有、从有到优的蝶变,技术推广必须有人干,还要有耐心和恒心。

  农技推广人员常年在一线和农民打交道,爬山越岭,风吹日晒。有人说“远看是挖炭的,走近一看是果树站的”。过去我骑自行车最远的村来回80多里,一年去十几趟。农民增收后脸上的笑容和我们心中沉甸甸的责任,就是农技人的初心和使命。

  过去是农民的接受能力低,传统思维不好改;现在是农民尝到科技的甜头,而我们的农技推广却有点跟不上趟。一是农技人员出现断层。老的一茬快退了,年轻的补不上来,主要是因为在下面评职称难,上升空间小,留不住人。最近我们临沂专门制定了基层人才的政策,为农技人员带来了温暖。2018年我省委托农业高校为乡镇农技推广机构培养定向生,是一个好政策,毕业后到乡镇从事农技推广工作不少于5年,报名非常火爆。那5年以后呢?有的转岗,有的考公务员,还是留不住啊!说实话,5年才算刚刚摸着门道就走了。建议定向培养生签订10年以上的工作合同,安心扎根基层;根据乡镇的产业需求双向选择,更加精准;增加定向培养人数,保证每个乡镇有一个定向生。二是有些乡镇上的农技人员被抽调参加中心工作,在乡镇发工资就要干乡镇的活,业务工作靠抽空干。建议对农技推广人员垂直管理,不用乡镇发工资,专心从事农技推广。三是农技推广缺少经费。我们县对农技推广很重视,但有的地方没有经费预算,只要出发就产生费用,农技人员都是事业岗位,除了副科级以上领导能拿车补,一般人员没有车补,让农技人员天天开自己的车出发也不现实,这也是影响他们走出去的一个重要因素。四是运用信息网络搞推广做得还不够。我们县有40万果农,县里通过党建可视化平台邀请专家进行网络培训,最多的一次1.2万农民参加,非常受欢迎。我有好几个微信群,每个群有300—500人,群里有专家、技术员、农民,还有销售的、加工的、卖种子苗木农药化肥的,只要农民有需求,马上就有人解答。如果省里有这样一个平台,对全省农民和农技人员来说就太好了。五是社会化服务组织作为农技推广体系中的新兴主体,在连接小农户与大市场、新科技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需要加大扶持引导。我们县返乡创业大学生邱峰创办“桃农帮”,为桃农提供技术、标准化生产方案和放心农资,两年时间服务150个村,服务桃农上万人。村民唐元芹帮助全县20多个行政村的果农托管1万多亩的有机果园,降低成本40%。但有的企业或协会过于追求经济利益,看似是在做农技推广,主要目的是卖种子、苗木、化肥、农药等。质量不过关,导致减产,果农只能眼睁睁吃亏。

  习近平总书记视察我省时指出,要让农业插上科技的翅膀。田野是我们工作的热土,农民才是真正的老师。我一定牢记总书记嘱托,让自己的脚上沾满泥土,把论文写在大地上,继续为打造乡村振兴的齐鲁样板使劲、出力。

Copyright (C) 2014 山东省政协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366*768分辨率 IE6.0以上浏览器浏览
地址:济南市泉城路73号 邮编:250011 sdzxwgzx@163.com
鲁ICP备05038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