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猪肉贵看我省现代养殖业升级之路
发言人:龙君江


 

  去年,比房价、股价更牵动人心的,是猪价。受“非洲猪瘟”冲击、“猪周期”下行、地方环保限养等因素叠加影响,我国生猪生产链条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断裂。去年是猪年,“二师兄”在自己的本命年里大发神威,身价陡增,迎来了高光时刻,从平时的不足15块钱1斤,一路飙升到11月份的40多块钱。近期虽有回落,但很多老百姓还是望猪兴叹,坦言吃不起这样的“火箭猪”,有的还编了顺口溜:人不吃肉不强壮,一天到晚心里慌;人不吃肉不精神,干点啥事都没劲。

  发达的畜牧业是现代农业的重要标志。我省畜牧业连续多年位居全国前列。2018年,全省畜牧业总产值2433亿元,带动一二三产9000多亿元,吸纳300多万人就业。我省猪肉产量居全国第四,每年调出2000多万头保障沪粤浙等地,京津30%的牛羊肉、上海70%的禽肉由我省供应。围绕保障猪肉供应,多部门提出系统解决方案。应在恢复生产能力的基础上,着眼长远,通过转型升级实现我省畜牧业高质量发展。

  一、打造地方畜禽良种繁育的升级版。一方水土养一方猪。这次“非洲猪瘟”特别钟情国外品种,所到之处一个不留,带有我国地方土猪基因的却逃过一劫,但市场份额少得可怜。这些品种经过上千年进化,基因优良、抗逆性和抗病力强。我省现有16个畜禽种类140个品种(品系)中,外来品种85个,提供的畜产品占全省85%的份额。养殖升级,良种先行。建议认真落实《畜禽遗传资源保护与利用三年行动方案》,依托良种工程等农业科技基金项目,对久负盛名的鲁西黄牛、里岔黑猪、沂蒙鸡、莱芜黑山羊等优秀地方畜禽品种,加大保护培育力度,通过补贴、奖励等优惠政策,让基因纯正、营养美味、附加值高的畜禽产品走进万家厨房。

  二、打造生态环保养殖的升级版。一猪传染、全猪覆没,暴露出西方“工业化”大规模、集群式养殖的弊端。未来养猪业既不能回到零星粗放的传统方式,也不能一味地贪求规模化,而是应以龙头企业为依托,以合作社为骨干,带动新型经营主体适度规模经营。首先,着眼于保护耕地,实行种养结合。这十几年来,在最适合发展养殖的山区,养殖业几乎清零,反而占用优质农田建养殖场。而且山区只种植不养殖,种植业就会一直停留在化肥农药时代,表面看是绿水青山,实质上却污染了土壤和水源。打通动物-植物-微生物循环利用通道,是提高耕地质量,促进农牧业高质量发展的必由之路。建议在全省市、县以上国土空间总体规划编制时,除3.61万平方公里禁养区外,统筹做好以山区、非基本农田养殖为主的用地规划。其次,采用环保节约的智慧装备和模式。许多大型农牧企业采用的是沼气发电、“工业化”粪污处理模式,每头猪的固定资产投资高达1800元、粪污处理费用70元左右,排放是达标了,但投资高、运行费用高,几乎没有竞争力。我省有的企业与科研机构合作创新的农牧结合、就近还田、循环利用“生态化”智慧装备,比“工业化”模式每头猪节省投资约300元、效益再增加200元,值得大力推广。

  三、打造全产业链发展的升级版。以前,我省有多家农牧龙头企业处于行业领导地位。2019年,全国“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500强”前10强中,我省无一上榜;我省入围企业由80家上升为98家,而江苏由34家陡升到131家。目前,前10强中7家畜牧企业,在我省设立控股公司,本部利润从十几亿元到几十亿元,而在山东的有些公司却处于亏损状态,主要原因是核心产业本部做,拿走大量利润,低端产业在分公司,污染留给我们。近年来,江苏省级财政每年安排2亿元专项资金,支持龙头企业升级改造;连续3年承担国家三产融合试点项目,累计使用中央财政资金3.5亿元;出资1亿元设立“鑫农贷”风险补偿基金。希望省里借鉴江苏等省做法,在政策、资金、用地等方面加大对龙头企业的支持,为山东畜牧业再展雄风助力赋能。

Copyright (C) 2014 山东省政协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366*768分辨率 IE6.0以上浏览器浏览
地址:济南市泉城路73号 邮编:250011 sdzxwgzx@163.com
鲁ICP备05038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