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搜索:
网站首页| 政协概况 |组织机构 |委员人事 |政协会议 |工作动态 |图片报道 |时政要闻 |全国及外省政协动态 |市县政协 |专题专栏
专委会工作 |机关党建 |视察调研 |提案公开 |社情民意 |民声连线 |界别工作 |党派团体 |政协报刊 |学习园地 |履职课堂 |视频之窗
   提案选登
  十二届二次会议
  十二届一次会议
  十一届五次会议
  十一届四次会议
  十一届三次会议
  十一届二次会议
  十一届一次会议
工作动态   更多>>
图片报道   更多>>
省政协十二届常委会第八次会议闭...
省政协十二届常委会第八次会议开幕 付志...
省政协十二届十三次主席会议召开...
  当前位置: 首页>> 提案选登>> 十二届一次会议

关于加大力度防治我省土壤污染的提案

提案者:民进山东省委

  发布日期:2018-03-22 16:01  浏览量:

  近年来,省委、省政府对土壤环境保护工作高度重视。先后颁布了《山东省耕地质量提升规划(2014-2020年)》《山东省土壤环境保护和综合治理工作方案》及《山东省土壤污染防治工作方案》等文件。在《山东省土壤污染防治工作方案》中,明确了我省土壤污染防治工作的目标任务、工作重点、责任分工和保障措施。

  一、当前我省土壤污染状况

  根据2006至2010年我省开展的土壤污染状况调查,我省土壤环境质量状况总体良好。2016年,按照国家统一部署,我省开展了土壤污染状况调查。调查结果表明,全省土壤环境质量状况总体良好,12种无机污染物达标率在96.8%以上,多氯联苯及石油烃达标率为100%,六六六、滴滴涕和多环芳烃总量达标率分别为99.8%、94%和99.1%。

  当前,我省土壤环境状况总体较好,但部分地区土壤污染较重,呈现土壤酸化、重金属超标等情况。一是我省果园土壤已严重酸化,其中威海市酸化表现最为严重,全市酸化土壤面积比例高达64%,土壤中有效铁、锰含量过高,钙、镁、钼等元素缺乏,造成的果树病害越来越多。二是全省农产品产地土壤受重金属污染面积370万亩,其中工矿企业周边农区耕地面积190万亩,污水灌区耕地面积90万亩,大中城市郊区耕地面积90万亩。2012年农产品产地土壤重金属污染普查结果表明,一些有色金属开采和加工区的的重点污染区,农田土壤重金属点位超标率超过10%,超标的主要元素为镉。部分地区土壤重金属含量虽未超过限值,但与背景值相比,累积现象也较为严重。我省部分地区污灌历史长达几十年,从近年来监测结果表明,全省有24个地表水监测断面存在重金属超标现象,部分污灌区土壤重金属出现超标。三是随着我省产业结构调整和新旧动能转换的深入推进,大量工业企业被关停并转、破产或搬迁,腾出的工业企业场地作为城市建设用地被再次开发利用,但一些重污染企业遗留场地土壤和地下水中的重金属、石油烃、农药、挥发性有机污染物、持久性有机污染物、乃至酸碱污染问题突出,如济南裕兴化工老厂区土壤中重金属和有机物污染比较严重。

  二、导致我省土壤污染的主要原因

  (一)工业排污污染土壤。工业生产排放的废气,导致酸雨发生,酸雨污染土壤,加速土壤酸化。工业生产排放的废渣,在土壤上堆放,在风雨作用下不断侵蚀、污染周围土壤。工业生产排放的污水,如果未经处理或处理后未达标排入河流、水库、湖泊,导致水源污染,靠近污染水源的土壤在污水渗透作用下直接被污染,农民用污水浇灌庄稼、果树、蔬菜,导致粮田、果田、菜地受到污染。2015年,我省化学需氧量(COD)排放总量175.76万吨,氨氮排放总量15.26万吨,二氧化硫(SO2)排放总量152.57万吨,氮氧化物(NOx)排放总量142.39万吨。从统计数据看,我省各项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几乎均居全国各省市前列,排放总量从一个方面也反映了我省的土壤环境质量水平。2016年全省地表水134个例行监测断面中,根据COD(或高锰酸盐指数)和氨氮双因子评价,除23个断流外,水质达到或优于III类的56个占50.5%, IV类的21个占18.9%,V类的24个占21.6%,劣V类的10个占9%,合计占比49.5%。近几年,我省尤其胶东地区干旱严重,农民不得不用Ⅳ类、Ⅴ类甚至是劣Ⅴ类的污染水源浇灌庄稼果蔬,很多农田成了污水灌溉区,如此生产的粮食果蔬,难以确保舌尖上的安全。

  (二)农药、化肥、地膜大量使用污染土壤。我省是农产品生产大省,粮食、油料、果菜等主要农产品产量多年位居全国前列,同时也是投入品使用大省,化肥、农药、地膜等用量也位于全国前列。2016年,全省化肥施用量456.47万吨,全省农作物亩均化肥用量约27公斤,是世界平均水平的3.4倍。超量化肥投入,造成山东土壤酸化、次生盐渍化加重,同时大量的化肥溶于雨水和灌溉水中,通过渗漏转移到地下水、河流和湖泊中,引起硝酸盐污染。2016年,全省农药施用商品量6.79万吨,农药利用率不到30%,比发达国家低20个百分点以上,其中大部分农药残留消解在土壤、水等环境介质中。农药残留污染不但对有益生物特别是微生物造成伤害,破坏生态平衡,导致土传病害加重,耕地生产能力下降,而且造成农产品农药残留超标,影响农产品质量安全,危及公众身体健康。近年来,我省年地膜用量12-13万吨左右、面积3200-3500万亩,其中约有30%不可降解的成分留在30CM的可耕层中,导致土壤的透水性、透气性受到很大影响,破坏土壤结构,影响了农作物根部吸收水分和营养。在苹果地里使用的反光膜对土壤的污染更加严重。为了提高苹果的品质,果农往往在苹果成熟前的一个月普遍使用反光膜。这塑料膜反光的主要成分是铝,雨水冲刷后,铝离子进入土壤,导致土壤酸化的同时土壤的重金属也严重超标,不仅会造成苹果减产,也会导致苹果里重金属含量超标。

  三、我省土壤污染防治工作中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土壤污染来源广泛,源头控制难度较大。土壤污染从产生到发生危害通常时间较长,具有滞后性和隐蔽性,需要通过土壤样品分析、农产品检测甚至人畜健康的影响研究才能确定。土壤污染防治首要的是控制污染源头,遏制污染逐步加重的趋势,再逐步开展治理修复,但土壤污染来源包括污水灌溉、废渣排放、大气沉降以及农业投入品使用等多种途径,受气候条件、产业结构等因素影响,综合治理成本高、见效慢,源头防控难度大。

  (二)土壤环境立法进程滞后,标准体系不健全,监管能力薄弱。目前我国、我省均没有专门的土壤环境保护法律法规,相关规定分散在《环境保护法》《土地管理法》《水土保持法》《土地复垦条例》《农药安全使用标准》等不同法律法规中,都是一些原则性规定,没有详细具体的土壤污染防治规范内容,缺乏对土壤污染的界定、监测、防治、修复、责任认定及惩罚措施等明确规定。

  农用地土壤环境监测、调查评估、等级划分、风险管控、损害鉴定、治理与修复等技术规范与标准还不健全,土壤重金属含量与主要农产品质量安全的关系仍不十分明确。作为判定农田土地质量主要依据的《农田环境质量标准》(GB15618-1995),只规定了土壤中重金属及少量农药含量的限值,土地重金属含量与主要农产品质量安全的关系并不明确,导致农产品产地禁产区难以划分。另外,《土壤环境质量标准》(GB15618-1995)对许多污染组分没有进行规定,也缺乏污染控制方面的标准。

  法律法规和标准缺失导致土壤污染防治体制机制不健全,土壤污染防治工作多头管理、权责不清,监管体制不顺畅,尚未形成土壤污染防治工作齐抓共管的局面。当前,土壤环境执法尚未纳入一些地方日常监管范围,监管队伍和能力建设薄弱,基层环保队伍缺口大,机构不健全,特别是县级环保部门基本不具备土壤监测能力,缺乏土壤监测必备仪器和人员,致使土壤污染防治相对于水、大气污染防治来说,一直是我省污染防治工作的短板。

  (三)土壤污染防治技术不成熟、成本高昂、责任主体确定难。我国土壤污染防治科研起步较晚,国内大部分土壤污染治理与修复技术研究刚刚起步,很多仍处于实验室阶段,尚未形成一套适合国情、行之有效的修复技术体系。特别是农田土壤污染的修复,近年来,国家开始在部分省份开展农田污染修复试点,总结和积累了一些经验和模式,但各地自然环境、污染成因、种植制度等情况千差万别,各地在推广应用过程中,还需进一步探索和优化,形成适合当地的成熟技术体系。

  土壤污染治理成本高昂,例如泰安市明升达有限公司土壤污染修复治理费用高达1.23亿元,济南市裕兴化工厂老厂区治理修复费用高达6.5亿元,当前普遍面临着资金短缺的问题,尤其对于无主地块或者责任者无力承担时,需要公共资金大量投入。目前,70%以上的资金来源仍是政府,而通过市场融资的项目较少。由于土壤污染具有渐进性和隐蔽性等特征,土壤污染从产生污染到问题出现通常会滞后较长的时间,往往要通过对土壤样品进行分析化验和农作物的残留检测,甚至通过研究对人畜健康状况的影响才能确定。当发生土壤污染引起事故时,污染企业可能已经不存在,产权也早已发生转移,该由谁来为这片污染场地埋单就成为难题。

  (四)农药化肥使用基数大,减量压力大,地膜回收利用率低。我省是农业大省,生产强度大,复种指数较高,在保障农产品供给数量和质量并重的情况下,农药、化肥减量施用压力很大。当前,商品有机肥和缓释肥等新产品价格相对偏高,推广有机、新型肥料等产品替代难度较大;农民在病虫防治上过分依赖化学农药,对新技术接受能力较差;需要继续加大科学施肥、科学用药、绿色防控等新技术培训推广力度,农业生产及投入品使用的专业化、社会化服务能力还有待进一步提升。

  目前我省地膜回收率低,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原因:一是超薄地膜大量使用。农民为节约成本,大量使用厚度为0.006mm及以下的超薄地膜。超薄地膜易破碎残留在土壤中,人工捡拾或机械捡拾都十分困难,回收成本高,利用价值低,农民自愿捡拾的积极性难以调动。二是再利用困难大。据测算,废旧地膜再生颗粒的生产成本约为4200-4500元/吨,比地膜的市场销售价格还要高,回收加工企业加工越多亏损越多,回收再生产企业没有积极性。三是农膜回收利用的法规政策支持体系不健全。目前农膜回收利用法律法规尚属空白,市场监管依据不充分,标准地膜推广和回收利用、可控降解地膜推广等方面的政策扶持力度不够,市场化运行机制也尚未建立。四是缺少有力的技术支撑。目前,缺少专业的研究技术团队和地膜污染防治的关键技术。

  四、对策建议

  (一)尽快摸清全省土壤污染的状况。土壤污染状况调查是土壤污染防治的基础。建议由省环保厅牵头,省农业厅、省国土资源厅、省林业厅等参与,对全省土壤污染情况进行全面、详细调查,尽快拿出全省土壤污染的基本统计数据,绘制出土壤污染情况地图。重点监测土壤中镉、汞、砷、铅、铬、铜、锌、镍等重金属和多环芳烃、石油烃等有机污染物,重点监管有色金属矿采选、有色金属冶炼、石油开采、石油加工、化工、医药、焦化、电镀、制革、铅蓄电池制造等行业,以及产粮(油)大县、蔬菜产业重点县、果品生产大县、设区城市建成区等区域。统一规划、整合优化土壤环境质量监测点位,建立土壤污染省控长期预警监测点,实现土壤环境质量监测点位所有县(市、区)全覆盖,所有工业企业污染场地全覆盖,构建全省土壤环境质量常态监测网络。建立、施行土壤环境质量状况定期调查制度,开展土壤污染例行监测与农产品协同监测。建立全省土壤环境质量档案,严格划分农产品产地质量等级和禁产区,逐步建立污染地块名录及其开发利用的负面清单,为土壤环境管理和污染防治提供科学充分依据。开展土壤环境监测技术人员和环境执法人员技术专业培训,提高土壤环境监测能力和水平。

  (二)建立健全土壤污染防治法律法规和标准体系,加强监管能力建设。加快推进立法进程,制定出台土壤污染防治相关法律法规、部门规章。建议我省尽快制定出台土壤污染防治条例,重点明确土壤污染调查与风险评估制度,土壤环境功能区划与保护利用规划制度,土壤状况监测、报告与预警制度,土壤污染信息披露和档案管理制度,土壤污染治理和恢复制度,土壤污染法律责任制度等内容,同时对其他涉及到土壤污染防治的有关法规进行调整、完善,使土壤污染防治做到有法可依。

  制定我省土壤污染防治的相关技术标准和规范,制定农用地、林地、建设用地土壤环境质量标准,肥料、灌溉用水中有毒有害物质限量以及农用污泥中污染物控制等标准。

  进一步厘清各级政府及各行业部门的职责和分工,建立土壤污染防治部门协调工作机制。环保部门对土壤污染防治工作实施统一监督管理,农业、住建、国土、林业等部门分别负责农用地、建设用地、矿产资源开发利用、林地湿地管理保护等各类土地利用过程中的土壤污染防治监督管理。加强责任追究和绩效考核,建议省政府建立土壤污染防治的督查追责机制,强化土壤污染防治的各项目标推进和完成情况的巡查和督查,对已污染的土壤继续进行污染的,要对相关地市县乡和相关责任部门追责,对新造成土壤污染的重大事件,要严肃追责。

  各级政府加大土壤监管能力建设力度,加强基层土壤环境监管队伍建设,提高专业技术人员比例,提高仪器、设备装备水平。

  (三)促进土壤污染治理修复技术和产业链发展,加大资金投入支持污染土壤修复。启动和实施土壤污染防治与修复科技重点专项,开展土壤环境基准、土壤环境容量与承载能力、污染物迁移转化规律、污染生态效应、有机污染物的微生物降解技术、重金属低积累作物和修复植物筛选,以及土壤污染与农产品质量、人体健康关系等方面基础研究。遴选建设一批土壤污染防治重点实验室、科研基地、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和高校协同创新中心。推进土壤污染诊断、风险管控、治理与修复等共性关键技术研究,研发先进适用装备和高效低成本功能材料。

  有计划、分步骤地推进污染土壤污染治理与修复试点示范,通过试点比选形成一批易推广、成本低、效果好的适用技术。实施一批农用地、污染场地的土壤污染治理与修复技术应用试点项目,配套集成源头防控、农艺措施修复、土壤重金属原位钝化修复、植物萃取修复为重点的农田土壤重金属污染修复技术。在工矿区、蔬菜种植区、污灌区开展重金属污染修复技术研发、筛选和优化试点示范,探索形成适合当地不同污染类型、种植模式下分区治理的技术模式、评价方法和评价标准。

  土壤环境修复产业是一个技术密集型和资金密集型的新兴行业。据统计,2015年全国土壤修复产业规模只有30亿元,2016年增长至90亿元,预计2017年土壤修复产业规模有望达到240亿元,未来几年年均土壤修复市场空间有望达到千亿级别。建议我省将该行业的发展列入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出台相关扶持政策,完善扶持政策体系。设立引导基金,拓宽企业融资渠道,切实减轻企业负担,尽快发展形成若干综合能力强的龙头企业和一批有活力的中小企业。倡导修复企业加大自主研发的力度,对修复企业研发投入予以财政补助。放开服务性监测市场,鼓励社会机构参与土壤环境监测评估活动,尽快形成覆盖土壤环境调查、分析测试、风险评估、治理与修复工程设计和施工等环节的完整产业链。充分利用大数据和现代信息技术,充分发挥“互联网+”在土壤污染治理与修复全产业链中的作用。规范土壤污染治理与修复从业单位和人员管理,明确治理与修复责任主体,实行治理与修复终身责任制。

  加大污染土壤修复的资金投入,建议各级政府设立土壤治理专项资金,明确筹措机制,保障污染土壤的治理修复。提取10%土地出让收益,“取之于土,用之于土”,用于污染土壤修复。按照“谁投资、谁受益”的原则,完善多元化投融资机制,引导和鼓励社会资金参与土壤污染防治工作。通过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加大政府购买服务力度,推动受污染耕地和以政府为责任主体的污染地块治理与修复。积极发展绿色金融,发挥政策性和开发性金融机构引导作用,为重大土壤污染防治项目提供支持。积极开展绿色信贷业务,加大对土壤污染防治项目的信贷投放。鼓励符合条件的土壤污染治理与修复企业发行股票,探索通过发行债券推进土壤污染治理与修复。有序开展重点行业企业环境污染强制责任保险试点,建立强制责任保险制度。

  (四)大力推行农药、化肥减量施用和废旧地膜回收利用。积极推进农业清洁、循环和绿色生产。出台有机肥和缓释肥等新产品价格补贴政策,大力推广有机、新型肥料。积极推广抗病耐虫优良品种,大力推广病虫害综合防治技术和节药减量控害技术,严禁流通、使用剧毒和高残留农药。加强基层农技队伍的建设,通过多种形式加强对农业从业人员的指导和培训,提高农民科学施肥、科学用药、绿色防控的意识和技术水平。加强农业生产及投入品使用的专业化、社会化服务能力建设,不断提升服务水平,将一家一户防治转变为专业化、社会化的统防统治,推进统防统治与绿色防控的融合。

  建立、完善标准地膜推广和回收利用、可降解地膜推广的扶持政策。落实生产者责任,严禁0.01mm以下的超薄地膜的生产、流通、使用,强制推广使用厚度不低于0.01mm的地膜,并给予适当补助,以利于地膜的回收和利用,从源头控制污染。对回收加工企业设备购置、建立回收网点、场地租赁等予以财政补贴,弥补其政策性亏损并保持微利。

  (五)广泛宣传土壤污染的危害和预防,建立起多渠道的土壤污染举报机制。通过广泛、深入宣传典型案例,发挥好媒体的监督作用。环保厅、农业厅、国土资源厅等部门,要利用网站、微信、微博等新媒体,主动宣传土壤污染的危害,特别是对人的健康、儿童成长的影响。要印制土壤污染和防治的宣传资料送到千家万户,进机关、进企业、进学校、进村居、进家庭,做到资料发放到位,宣传教育到位,教育效果到位。

  建议在省环保厅、省农业厅、省林业厅、省国土资源厅等官方网站、官方微信和微博上都设立土壤污染的举报投诉窗口、邮件、电话,畅通老百姓举报渠道。对于群众的投诉,努力做好件件有回应,事事有结论,只要发现土壤污染的事实,坚决追查到底。要坚决顶住地方为维护政绩和GDP施加的压力,把土壤污染防治与干部晋升晋职挂钩,对于为了创造政绩而引进污染企业的干部必须严肃处理。要保护好举报土壤污染的群众,确保每一个举报人不会因为正义之举而受到迫害。建议建立起有奖举报制度,对于重大土壤污染事件的举报人给予重奖。

  

 各地政协链接
 党派团体链接
 市县政协链接
 常用网站链接
  济南市     青岛市     淄博市     枣庄市     东营市     烟台市     潍坊市     济宁市     泰安市     威海市     日照市     临沂市     德州市     聊城市     滨州市     菏泽市  
  中央统战部     人民网     新华网     中华网     山东人大信息网     山东省人民政府     山东省纪委     山东省委统战部     联合网     大众网     齐鲁网     鲁网     齐鲁热线     山东财经网  

 

Copyright (C) 2014 山东省政协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366*768分辨率 IE6.0以上浏览器浏览
地址:济南市泉城路73号 邮编:250011 sdzxwgzx@163.com
鲁ICP备05038982
网站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