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站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奋进中的山东政协>>提案选登十一届三次

关于做大做强我省金融国资国企的建议
时间:2017-12-27 15:01 来源: 浏览量:
 

  我省是经济大省,2013年GDP居全国第三位,但金融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仅为4.14%,远低于广东省的6.13%、江苏省的6.26%和上海市的12.6%。这与我省金融资源规模较小、产权分布分散、缺乏“金融航母”不无关系。我省主要金融资源分散地“沉淀”在省属(管)产业集团手中,未能很好地发挥协同、放大、撬动效应。整合金融资源,做实分层管控,是做大做强我省金融国资国企、加快金融业发展的有效途径。

  一、山东省地方金融资源情况

  近年来,我省坚持把培育壮大地方金融业作为关系全省发展大局的长效工程,地方金融资源得到了一定的发展。主要表现在:

  一是地方金融组织机构逐步完善。随着农信社改革、新型农村金融组织设立、资本市场制度创新等一系列改革创新举措的深入实施,全省地方银行类金融机构稳步发展,“草根”金融组织发展迅速,各类交易市场发展势头良好,地方法人金融机构建设取得新进展,组织体系进一步完善。

  二是地方金融国资发展较快。地方国有金融资本稳步发展,参控股金融机构覆盖面广,所属金融类企业发展势头良好。省国资委现有包括商业银行、证券、保险、信托、担保、融资租赁等组织机构在内的控股、参股金融机构75家,全资实际控制32家。2012年底,金融国资达到2100亿元,占省管企业资产的19%。近五年来,省管投资类金融企业资产年均增长48%,营业收入年均增长50%,利润年均增长116%,在目前经济放缓的情况下,省管投资类金融国资呈现良好的增长势头。

  二、地方金融资源存在的问题

  近几年,我省金融业在小微金融、民间金融、产权交易等方面取得了较大进展,地方金融国资亦表现不俗。但从提高金融资源运行效率、做强做大山东省金融的角度来看,我省地方金融资源还存在以下几方面的问题:

  (一)地方金融资源规模较小、分布散、影响力弱。我省地方金融资源规模较小,分布分散,缺乏具有地方影响力的大型地方性金融机构,难以产生大型金融机构带来的集聚效应。一是地方金融资源规模较小,全省地方金融业资产总规模仅占全省金融资产总规模的30%左右,比重明显偏低。二是金融资源分布较为分散。我省的对外金融投资绝大多数分散在各产业集团(鲁信集团除外)中,且数额较为平均,最多的山钢集团对外金融投资为42.12亿元,超过15亿元的有6家。三是缺乏大型金融机构,难以发挥金融资源的集聚效应,以吸引优质金融资源与金融人才进入,进行金融创新。大型金融机构在组织结构、经营效率、人才引进、金融创新等方面,有着小型金融机构不可比拟的优势,对当地金融业与经济发展的贡献是小型金融机构不可替代的。

  (二)地方金融国资运行方式有待优化调整。金融国资是地方金融资源的重要组成部分,对金融业乃至全省经济发展至关重要,但从运营方式来看仍需进一步优化调整,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省国资委对金融国资企业的管控力不足。我省地方金融国资所属机构多为省属(省管)二级企业或者三级企业。在省管企业中,仅有鲁信集团一家一级金融机构,包括齐鲁证券在内的商业银行,多数为省管企业的二级企业。如威海商业银行48.52%的股份由山东高速集团持有,莱商银行75.36%的股份为莱钢、莱芜煤机、新矿、国投公司等机构分别持有。多家分属于不同一级企业集团的二级企业对金融机构持有股份,削弱了国资委对金融国资的运营风险监督、绩效考核以及人员任用等方面的监管力,不利于金融国资的规范和市场化运营。二是地方金融国资多为实业集团持有,运营专业化差。我省缺乏一级省管金融企业,地方金融机构的持股股东多为能源、矿业、钢铁等机构。例如在齐鲁证券股东中,居于前三位的大股东均为钢铁、矿业集团;泰山财险前四位的大股东分别为中国重汽、高速集团、钢铁集团和能源集团下属企业。三是金融国资股权分散,难以实现规模经营与协同效应,不利于实现金融国资的大规模、高效率运营。一方面,我省单一金融行业的持股股东分布分散。另一方面,对于同一家省管企业,其控股的金融企业类型繁多,资源分散。如山东钢铁集团及其下属企业所投资的金融企业,包括了银行、证券、信托、担保、租赁、小额贷款、基金管理等多个行业的12家金融机构,其中一家为控股金融机构,5家持股比例在5%以下,分布较为分散。

  三、整合资源、分层管控,做大做强金融国资的建议

  省委、省政府出台的《关于深化省属国有企业改革完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的意见》,为整合金融资源、优化金融国资运营体系、做大做强我省金融国资国企提供了很好的制度框架,为全省金融业发展创造了环境和机制条件。以市场化、专业化为导向,以金融国资投资运营公司为“抓手”,以国有出资公司为重点,规范好国资监管机构、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国有出资企业的关系,是做大做强我省金融国资国企的有效途径。为此,特提出以下建议。

  (一)统筹安排,政府推动,做好顶层设计

  按产业分类经营、分类监管,鼓励和约束产业集团做大做强主业,将金融资产分离出来,是金融国资进行整合的一个重要前提。因此,需加强顶层设计,统筹安排、系统推进。事实上,我省在按产业分类经营方面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展,比如高速集团、能源集团、山钢集团、山东重工等,但在金融业的分类上进展缓慢。金融产业的分类经营,就是要将分散于省管产业类企业中的金融国资,按金融资产类别分类整合,纳入金融国资投资运营公司;对于类金融资产,依据该资产与产业集团主业的关联度分类处置:产业投资基金、租赁等与产业集团主业关联度大的金融资产,继续留在产业集团内部;对于与产业集团主业关联度不大的金融资产,一律分离处置,做专做强。

  国有金融资产整合,是对地方金融市场的一次大规模调整,涉及到拥有金融国资股权的各方利益。特别是产业集团控股的金融机构,一方面,金融资产属于产业集团的优良资产,直接剥离的难度大;另一方面,产业集团所属的金融机构是其为产业经济融资的便捷通道,如果失去金融机构实际控制权,可能会增加产业经济融资成本。除产权结构变动外,金融资源的整合调整将对金融机构的业务架构、人事关系等产生极大的影响。因此,单凭市场力量实现地方金融资源整合几乎不可能,需要国资部门乃至省委、省政府统筹规划和落实。

  (二)做实三层架构,优化金融国有资本投资运营体系

  建立“省国资委”——“金融投资运营公司”——“金融类企业”三层架构,健全完善国有资本投资运营体系。省国资委主要管好资本,从“重管理”向“重监管、重规则”转变,向金融投资运营公司放权,重点监管国资投资运营公司、国有出资公司是否按标准、规则行事,是否实现了预定的目标;金融投资运营公司战略控股,当好做大做强金融国资国企的“抓手”,以金融国资价值最大化为目标,实现国有资本保值增值,对其出资企业按照出资比例履行股东职责,但不过多干预企业经营;国有出资金融企业定位为利润中心,实行专业化经营,严格落实国有出资企业董事会、经理层、监事会的相应职权,使其依法、依章自主经营、自负盈亏。

  (三)共同发力,突破金融投资运营公司的组建瓶颈

  组建金融投资运营公司是现阶段做实三层架构的重点。金融投资运营公司既要得到省国资委的充分授权,又要能有效地整合、控制金融资源。尽管全资国有企业的金融股权可以划拨,但不符合市场化的改革取向。金融资源在省属国有企业集团中一般是优质资产,企业的抵触情绪也比较大,如果收购,需要的资金量巨大。因此,可以考虑由省国资委及持有金融资产数额巨大的省属(管)企业,用持有的金融企业的股权共同发起设立。在股权比例上,省国资委应处于绝对控股地位,以掌握话语权;金融国资投资运营公司则由专业人士经营。这样既可以减少非金融企业集团拿出金融资产的阻力,减少省国资委的出资压力,隔断非专业产业集团对金融业务的直接干预,出资企业也可以通过派出董事,参与决策,在更大的融资平台上实现产融结合。

  (四)把打造“金融细分行业航母”作为金融国资国企改革的最终目标

  做实三层架构、完善金融国资运营体系的最终目标是打造面向市场、具有集聚和辐射效应的“金融航母”。金融投资运营公司是打造“金融航母”的抓手,整合资源是为打造“金融航母”创造条件。目前银行、证券、保险、信托等传统金融细分行业仍是金融业最具影响力的主导产业。经过多年的发展,我省省属(管)单体银行、信托、证券、保险企业有了一定的发展基础,但规模和竞争力还较薄弱,当务之急是选取重点培育对象,突破权属束缚,建立完善的市场化用人机制,为重点金融企业的做大做强创造良好的机制和环境。

  (五)完善市场化运作、专业化管理机制

  金融行业为战略性竞争行业,改革发展的最终目标是建立市场化的经营主体,以市场化为导向,充分发挥市场机制的决定性作用。在资源整合时,对于投资于银行、证券、保险、信托等传统金融行业,并且股权比例在5%以上的,原则上应以此股权向金融国资投资运营公司进行增资;其他的金融、类金融股权可以以转让、资产置换,甚至是向国资外转让的市场化手段予以处理。在运作上,实行专业化经营,着力完善现代企业制度,严格落实国有出资企业董事会、经理层、监事会的相应职权,使其依法、依章程自主经营、自负盈亏。

  

  

 
Copyright (C) 2014 山东省政协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366*768分辨率 IE8.0以上浏览器浏览
地址:济南市泉城路73号 邮编:250011 sdzxwgzx@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