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网站首页

您所在的位置:奋进中的山东政协>>提案选登十一届五次

关于积极化解“两链”风险 打造区域优质金融环境的提案
时间:2017-12-29 10:13 来源: 浏览量:
 

  当前,我省经济下行压力较大,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尤为突出,“两链”(资金链和担保链)风险持续增加,导致区域金融环境持续恶化,严重阻碍了企业创新发展。

  一、我省企业“两链”风险现状

  2016年上半年,我省银行业不良贷款较年初“双升”。我省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余额1418.4亿元,比年初增加198.6亿元;不良贷款率2.25%,比年初上升0.18个百分点。2016年1-6月份,全省银行业金融机构实现净利润500.4亿元,同比下降13.32%。在经济还未彻底起稳好转之前,银行业整体面临的风控形势依然严峻。

  (一)“两链”成企业出险主因。当前,我省部分企业由于经营不善、民间借贷风波引发的资金链问题逐步扩散蔓延。据了解,资金链出现问题企业80%都涉及担保,从而引发担保链风险上升,担保链扩散问题影响愈发突出。

  (二)企业“两链”风险传播迅速且易引发区域性风险。由于企业担保普遍存在,在关联企业、上下游企业和合作密切的企业、个人之间,担保关系以“线、环、网”联结在一起,错综复杂。如果一家企业资金链崩坏,大批企业将面临巨额代偿风险,风险就如同链式反应,随着担保链条向担保圈外的企业层层蔓延,诱发行业性、区域性金融风险。

  (三)企业“两链”风险逐渐向优质企业扩散。由于目前企业担保、互保往往呈现区域集聚、产业集聚的特征,从一开始以中小企业为主的资金链风险,逐渐经由担保关系蔓延扩散至规上、限上企业及行业龙头企业。优质企业若不堪重负,其担保链上金融风险将导致更大面积的扩散,可能会威胁辖区内整个产业。如我省某企业是当地优质企业、纳税大户,因受“两链”风险影响面临危机,经过属地政府及处置办多次帮扶、协调,已基本遏制企业风险蔓延。但由于涉及的担保金额大,涉及的担保企业多,一旦处置不善,其担保链、担保圈风险仍可能爆发而引发下一轮企业担保圈风波。

  二、产生“两链”风险的原因

  (一)企业融资过度依赖担保贷款。当前企业融资渠道单一,大部分企业以银行贷款为主要融资渠道,当抵押物不足难以获得所需资金时,企业的担保、互保、联保就成为获取银行高额度贷款的便利渠道,最终形成了盘根错节的网状担保链。不少企业甚至缺乏风险意识,盲目对外提供担保。此举看似为企业解决了当前的资金问题,但事实上大大提高了担保企业的隐性负债。据了解,目前我省80%的企业都相互担保,大量风险集聚在担保链上,只要有一家企业出风险搞不好就是10家甚至更多家被牵连,甚至有的风险从第一圈往外蔓延至第六圈担保链,所涉企业逾百家。近年来,我省互保企业中一个企业出问题,导致互保企业受牵连而倒闭的例子屡见不鲜,就连一些中国民营500强的大企业也未能幸免。更为严重的是只要有一家企业出问题,银行就会提高其他担保企业的贷款利率,并且抽贷。

  (二)高利贷加剧“两链”风险。近年来,一方面由于中小企业融资难题难以解决,另一方面由于老百姓投资渠道较窄,一些中小企业认为未来房地产等产业溢价可以覆盖高利贷利息,并且有盈利,因此许多中小企业涉险借入高利贷临时周转或作为还银行贷款的过桥资金,一旦资金链断裂,将面临倾家荡产的局面。中小企业因借贷无门深陷资金困局,被“不差钱”的国内上市公司和国企看在眼里,并挖空心思寻求牟取暴利的窍门,越来越多的上市公司和国企通过委托贷款的方式来获取高额利润,成为另一种形式的高利贷,这些资本掮客正在掏空中国实体经济。

  (三)在“两链”风险的演变过程中,银行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一是银行抽贷、压贷成为风险爆发的导火索。银行的抽贷、压贷极易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引发连锁反应,爆发金融风险。二是银行企业信贷增长后劲不足。受银行规避风险增强、去产能行业政策限制以及企业融资资质不够等因素影响,出现了银行不敢投、无处投与企业不愿贷、无处贷并存局面,信贷资源大量向政府领域倾斜。

  (四)中小企业直接融资存在较大困难。一方面不少中小企业缺乏规范意识和专业人才,加上现有扶持政策落实不到位等,改制工作进度不快。另一方面,直接融资对企业盈利可持续性、成长性、规范情况和信用评级等要求较高,大部分中小企业难以达标。

  (五)企业财务管理制度不健全,财务决策失误。由于民营企业仍以家族式经营的传统模式为主流,大多数企业尚未建立现代企业管理制度,财务管理水平较为落后,缺乏对自身现金流的统筹管理,往往盲目扩大企业生产规模、拓展企业经营范围、过度对外投资,导致了负债率过高,使财务成本超出了企业承受范围,资金链紧张甚至断裂。不少企业对外担保决策随意,甚至在不清楚被担保企业的现状、担保责任额度的情况下就草率同意提供担保。

  三、积极化解“两链”风险的建议

  (一)加大重点领域、重点企业金融风险的监测预警。金融监管部门要完善风险监测体系,加强对重点领域、重点地区、重点企业的债务和金融风险动态监测预警,制定防控预案。督促银行业金融机构提高风险管控能力,及时处置化解风险隐患,坚决守住不发生区域性、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完善金融突发事件应急预案,建立政府部门、法院、金融监管机构、金融机构等多部门联动机制,组织专门班子,力求一圈一策、破圈断链,切实提高处置应对能力。

  (二)对担保链问题缓期处置。一方面,在处置不良贷款过程中,建议债权银行暂时搁置担保问题,先处置贷款主体企业资产,再追究担保企业的相应法律责任,避免生产经营正常的担保企业因受担保链影响而承担超负荷的债务,引发企业大量倒闭。另一方面,确保金融部门对正常运营的实体企业不随意抽贷、断贷,努力保持担保企业“造血”功能的健康运行。在明确担保责任后,应鼓励企业主动与银行协商还款方案,以债务平移、分期偿还等方式,使企业可以分段、分批清偿担保债务,从而以时间换空间,继续生产经营,获得周转资金。

  (三)优化不良资产的处置机制。一是推动司法破产和重整。推动以司法破产和重整方式处置企业不良资产,减轻债务负担。通过破产和重整等途径,对落后产能的企业加快破产清算,帮助有市场、有前景的企业剥离品牌,营销网络、专利等无形资产,引进战略投资者,开展对优质资源的重整,实现资源优化配置和各方利益的最大化。二是增加不良资产处置参与主体。地方政府可以引进国内成熟的资产管理公司,或吸收民间资本组建本地的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开展不良资产处置。鼓励有实力的企业参与资产重组,整合风险企业的有形、无形优质资产,实现双赢。三是多举措化解不良贷款。银行要综合采取清收、核销、打包转让、盘活、转贷、诉讼等渠道开展处置,并根据风险企业的实际情况,“一企一策”制定减免息、分期偿还、贷款平移、资产置换、以资抵债等处置方案。

  (四)拓宽中小企业融资渠道。一方面,积极创新银行信贷方式。鼓励和引导银行开发新型信贷产品,如知识产权、股权、订单、应收账款抵押、信誉贷款等,为不同类型的企业提供特色融资服务。另一方面,加快培育多层次资本市场。引导企业跳出间接融资的框架,提高直接融资比例,通过发行债券、资产证券化、资产股份化、上市公司并购等多种渠道解决中小企业资金问题。

  (五)切实解决企业还贷难、过桥成本高的困难。切实解决企业还贷难、过桥成本高的困难,保住产业发展的“火种”。一是鼓励商业银行对诚信经营、发展前景好、产品适销对路的企业贷款给予优惠利率支持,并与政府相关激励政策挂钩。二是引导金融机构对市场前景好、诚信经营但暂时有困难的企业不断贷、不抽贷,对破产重组企业提供必要资金支持。三是推广济宁等地经验,组建企业融资合作联盟、设立联盟过桥基金。鼓励企业建立融资合作联盟,设立过桥资金池,尽快破解当前企业还贷难、过桥成本高的问题,切实解决入盟企业还贷和银行授信的后顾之忧,打通企业和银行间的中梗阻,实现政银企三方共赢。

  

 
Copyright (C) 2014 山东省政协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1366*768分辨率 IE8.0以上浏览器浏览
地址:济南市泉城路73号 邮编:250011 sdzxwgzx@163.com